酒一怀

热圈爱好者

非我所愿(白起x你)(私设)

非官设/
杀手设定/
假婚/

双向暗恋/

前文戳 123 45 67 8 9 10 11 12 13 14 15 16 17 18 19 20



21.

你和信仰,我都誓死守护。

这句话无异于表白。悠然怔在原地。她眼前这个钢铁直男,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表白了?悠然心里有种莫名的情绪疯狂滋生。

爱人的一个眼神,是可以成为拯救世界的理由的。

白起已经没有多余的精神去想别的东西了,他不是只会逞能的人,嘴上那样子说着,但他可没打算玉石俱焚,他一边警惕地盯着那个痞笑着的男人,一边计划着逃出去的办法。

那个男人显然已经将他俩当做他的玩物了,不屑的笑着,像是闲庭散步般慢悠悠走来。

一步、两步……他晃悠着手上的刀,兴奋地期待着他猎物露出惊恐害怕的神情。

“记住,你死于自大。”

清澈的女声从白起身后响起。两个男人愣在原地,悠然额前的刘海微微遮住眉目,一时看不清神情。

她一把夺来白起手上的手枪,上好保险对准敌人,一系列动作手法娴熟一气呵成。女孩儿棕色的眼眸里褪去朦胧的冷水,剩下的只有坚定。

“你和信仰,我都誓死守护。”

悠然轻声地把这句话原封不动还了回去。她嘴角有淡淡的笑意,眉目间的坚毅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谁保护谁都是一样的,重要的是他们两个必须要一起回去,一起回去,一起回去!

只有回去了,才能一起窝在被子里嘲笑彼此说这句情话时拙劣的样子,只有活下去了,才能拥有彼此。

“举起手来。”悠然的声音冷漠至极,如果不是考虑到现在情况对他们不利,她早就一枪崩了这个贱人。

男人没有一点儿紧张地意思,依然是笑着。慢慢举起双手,再轻轻转动拿刀的手腕。

白起预测到他接下来的动作,琥珀色的眼眸瞳孔微缩。

“小心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小刀像箭一样从男人手中脱弓而出,白起一把将悠然揽在怀里,小刀堪堪擦过他的脸颊,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。

“果然没让我失望。”男人笑道,“我们不能伤害到她,你也不会让我们伤害到她。她就是你的软肋,有了软肋难道还能战斗吗?”

又被耍了。

悠然怒火中烧,这个神经病到底在发什么神经。她不顾白起,用力挣开他的环抱,捡起地上的刀朝那人扑过去:“去死吧!”

“哼…”白起想拉住她却不料扯到伤口疼得滞住了脚步。

不料那人躲也没有躲,堪堪受了悠然迎面而来的这一击。刀狠狠地插进了他肩膀,他除了下意识呻吟之外再没有别的措施。

“你是我们的家人,如果是你要我受的伤,我都会受。”那人的眼神有说不清的情愫。

“家人?”悠然没有呆呆地看着他,迅速拔出刀欲图致命一击,“你这样的?”

男人嘴角的笑意愈发灿烂,这次他躲开了悠然的攻势。周围干站着的十个部下围过来扶住了他:“我还想活着看见你和我们一起生活的样子,我们下次再见。”

“不会有下次了。”白起的声音冷不丁响起。

“不要这么绝情啊。”男人像是老熟人一样地玩笑道,“还要感谢你啊,让我们看到了她身上更美妙的东西。”

说完,十个守卫轻轻松松地抱着男人从窗户逃走了。

白起拖着巨疼的身子到悠然身旁,带血的手轻轻握住她握着刀的手:“不要恋战。”

悠然终于像是扔掉秽物一样扔掉那把刀。小心翼翼扶住白起坐下:“对不起……”

白起脸色惨白,声音也虚弱得不行。刚刚对峙的他不过是强弩之末,在意识消失之前,他还强撑着露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容。

22.

白起的病房里充斥着苹果的果香。而他闭着眼躺在病床上,眉头不再紧蹙,嘴角不再紧抿。褪去那些戾气,他只身如少年一般睡着。

韩野无奈一笑:“他要是醒来还看起来这么纯良,绝对可以分周棋洛的半壁江山。”

悠然小心翼翼地削苹果,听着这话一直垂头丧气的脸也难得露出笑意:“幸好他醒来的样子一点儿都不纯良。”

韩野松了一口气:“你总算笑了,我可贼害怕他还没醒你又出事。”

“不会的啦。”悠然把苹果递给韩野,看着白起清秀的脸,似有深意道,“我不会倒下的,不会再让他置身于那样的地步,不会再让他受这么重的伤。”

就算只为了你,我也可以成为最强大的人。但是你可要快点醒来才好。悠然像小猫一样眷恋地把脸贴近他的手,紧紧的贴在一起。

韩野一时倍感心酸。他高中时那个纯洁无辜的小萌妹同桌也在种种磨练下变得成熟稳重,只是这样重的担子在她一个人身上扛着,他看着也于心不忍。

老大你还不醒来,不怕你女神和周棋洛跑掉么!韩野干瞪着床上那昏迷不醒的人。

“医生说这两天快醒来了吧。”

“嗯嗯。到时候我告诉你,你们再来看他吧。”

“行,那我先回队里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韩野起身离开,走到门口忍不住回头看向病房里的两人。真是患难见真情啊。

“动了!”

韩野还沉溺在自己感性情绪里面,忽然被悠然一惊一乍的声音吓了一跳。回过神来:“醒了?!”

悠然不知所措地看着白起刚刚动了一下的手指。“刚刚,手指动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唉沉迷了一个星期的某个捏脸游戏……

评论(9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