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一怀

热圈爱好者

非我所愿(白起x你)(私设 )

非官设/
杀手设定/
假婚/

双向暗恋/

前文戳 123 45 67 8 9 10 11 12 13 14 15 16


17.


悠然早就习惯了自己的梦境成真,曾经还和李泽言还开过玩笑:“我昨天做梦变成了暴发户,你这段时间对我好点,说不定以后我还能入股你们公司呢。”


“幼稚。”他冷笑一声,“你没发现你做的梦,只有不好的事情才会成真吗?”


……好像是这样。


比如说她出车祸,比如说在小巷子里被人追杀,还比如……


这一次,她醒来就发现自己处于梦里的那个阴暗冰凉的仓库里,里面还有人手持刀枪走来走去。


悠然不敢想下去——那个梦是以白起被偷袭受伤结束的。


她的双手双脚被绳子捆住,完全没有一点行动力。但是他们没有封住她的嘴。


离她最近的是个女守卫,拿着一把手枪,就坐在她旁边。大概是觉得悠然左右盼望的样子滑稽可笑,女守卫一直望着她笑。


“你是谁。”悠然壮着胆子问。


“你的好朋友啊,你不记得我了吗?”女守卫噙着戏弄的笑意,半真半假地说,“你不要担心,我们都是一家人,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
“那你们想干什么?”


“我们想看看,怎样才能让你明白,我们这儿才是你的家。”女守卫转着手枪,“没有任何人能把你和我们分开,我们才是一体的。”


悠然咬牙:“我都不认识你们,在胡言乱语什么?”


女守卫笑着点点头:“他以为我们的目标是他,其实我们的目标是你。而他不过是我们为了向你证明的一个幌子。”


“白起?”


“嗯,是叫这个名字吗?是的吧。”女守卫失笑,“你看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,我们根本不在乎他啊。你一直在等他来救你是不是?”


悠然冷冷看着她:“是我想他来救我,还是你们想他来救我?”


“都一样都一样。”女守卫轻轻摸了摸悠然的头发,悠然倔强地躲开。女守卫眼里有种不知真假的失落,“你还不懂吗,只有我们才是真正在乎你。而那些男人,只是喜欢你的脸罢了。来救你也只是他们自私地不想失去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。况且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和我们作对,白起他救不出去你的,你只有跟着我们才是最安全的。你觉得呢?”


“我觉得又有什么用吗?”悠然大脑飞速运转着,是不是只要把他们哄去其他地方,不在这个仓库里,白起就不存在会被刺伤了?悠然沉下心,冷静周旋道,“你们真的在意我的话,那我不想待在这儿,带我去别的地方”


“那你想去哪儿?”女守卫讶异她突然态度的转变,恐其有诈。


“当然是想去温暖的有暖气有食物有电脑有电视机有Wifi的地方啊!”


“没有这种地方。”女守卫冷冷道。


悠然摇摇头,翻个白眼:“你们穷得连去酒店开间房的钱都没有是吗?”


女守卫颇有些玩味儿地看着她:“你的小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?就你现在这个戒备的样子,还想我们给你单独一间房?”


看着仓库里来来回回戒备森严的人,悠然想到那个梦就气不打一处去,愤愤道:“不觉得你们很卑鄙吗?”


“哦?这话怎么说?”


“口口声声说他没有和你们作对的能力,却还这么多人防着他。到底是谁才是跳梁小丑一样?”悠然眼神如刀狠狠剐过去,“你也不用像上帝一样跟我说一些故弄玄虚的话,其实无非是你们根本没有把握吧?真是会自欺欺人啊。”


女守卫褪去笑意,怒斥道:“你懂什……”


“是啊我不懂。但是我提醒你们一下。如果,如果你们真的伤到了他,你们是有多自恋才会觉得我能原谅你们啊?是想要我身上的什么东西是吗?是希望我配合你们是吗?”她冷笑,“竟然有求于我,还敢动他一下?那你们尽管试试吧。”


女守卫和她僵持了几分钟,终于坐不住跑去和另一个男人絮絮叨叨说着什么。


悠然朝他们那儿望去,正好和男人四目相对。那个男人还对她微笑了一下,但这并不能消除她心里的厌恶感。


悠然心里忐忑,她并不觉得自己凶狠地说几句话,就能改变即将发生的事情。被反捆的双手胡乱抓着,她感觉到银杏手链还在她手腕上,不知道是该安心还是该担心。


你可千万别一个人就冲过来了啊。


悠然闭上眼睛祈祷,按理说她应该对白起充满信心。毕竟他也是一队队长,怎么说也不可能会冲动至此。但是那个梦境……


“砰——!”


悠然蓦地睁开眼睛,只见霎那间所有巡逻的人都停下了脚步,举着枪对着门口。


没有人敢去查门外奇怪的声音是怎么传出来的。


18.


韩野跟着队里的人关押好那个男人后,就一直不放心白起。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队里的人。


其实队里的大家几乎都认定了悠然背叛了白起,没有一个人对悠然有好感的,白起或许就是知道他们的怨气,才没有叫上他们。但他们也不可能看着自己队长孤军奋战啊。


“安娜,我去联系安娜!”韩野慌乱地翻着手机,虽然不会来联系他们,但是一定会联系悠然那边的人。


安娜那边的电话占线了……


韩野挂了电话,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地往下掉:“你们联系队长,我去一趟悠然公司找安娜。谁联系上了就通知大家。”


“好!”


这种时候,才没有人管韩野只是个队员,副队长还没发话的茬儿,所有人都心系在白起身上。


“妈的要是队长出事了我让那个女人陪他殉葬。”


“傻逼老四会不会说话,谁会出事?再这么不会说话老子把你扔到太平洋去。”副队长一边打电话一边敲了老四一下,“不接电话,真特么无语。”


“他是觉得这是他的私事,不应该麻烦我们吗?”

“应该吧,队长不一直都是这个性吗。”


副队长看着一遍又一遍占线的电话,担忧不已,回头一看一个两个队员都在拿着手机给白起打电话,完全没在意自己队友都在打电话的问题。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句话:四肢发达头脑简单。他头爆青筋,吼道:“老子在给队长打电话的时候你们就别瞎打了好不好,搞得一遍又一遍占线。我还以为他故意不接妈的。”



离开那个巷子之后,白起没有回家查看的意思,他可没忘记自己还有追踪器这东西。但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故意屏蔽了追踪器,白起这边显示出来的路线是断断续续的。所以白起不能确定手机里显示的终点就是悠然所在的地方。


总之要快点赶过去。他也没有忘记联系安娜那边。


夜半,安娜正躺在情人的臂弯里熟睡着,猝不及防被手机铃声吵醒。


“吵死了。”男人刚想把她手机直接关掉。好在安娜恍惚间瞥到是白起的来电,顿时清醒过来。


白起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,绝对是不能缓的大事。她熟稔地抢来手机接通了电话。


果然是悠然的事情。安娜慌乱地穿衣服,末了还不忘把她锁上抽屉里的手枪拿了出来。


“你要干嘛去?”


“救人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8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