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一怀

热圈爱好者

非我所愿(白起x你)(私设 )

非官设/
杀手设定/
假婚/

双向暗恋/

前文戳 123 45 67 8 9 10


14.

韩野在家看着白起给他发的求救短信,笑得不成样子。

“天啊不是吧,我白哥竟然沦落到睡沙发哈哈哈哈哈。”韩野打了电话过去,一开头就是一顿笑。他也就敢在电话里这样了。

“……”

“莉莉把悠然怎么了?”韩野摸着下巴,“她不会是喜欢你喜欢到背着你找悠然宣战了吧——不会吧!你都结婚了欸,多少女生看着你牵住嫂子手的时候就碎掉了一颗芳心,莉莉竟然可以这么不屈不挠的吗?”

“你,在说什么?”白起揉着眉心。

夜里的风有些喧嚣,韩野窝在床上,干巴巴道:“你别告诉我你完全不知道莉莉她对你有意思。”

“嗯???”白起手里的薯片碎了。

“果然。”韩野生无可恋,“给白哥解决恋爱问题,比杀人难。她总是找你要你指导动作,特别是近身格斗对不对?”

“对。很好学,也很有悟性。”

“……你小声点,别让嫂子听到了。”韩野感觉头疼,“虽然很冷,你要不要出来一趟我们慢慢聊?”

……

两个人颤抖着打了招呼走进小饭店,随便点了一顿烧烤。

韩野一来就开了一罐啤酒,心满意足地问:“嫂子知道你出来了吗?”

“不知道吧,应该睡着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啊。”韩野笑,“你不是说她生气了吗?”

“好像吧,我也不确定。”白起心烦意乱地开了啤酒。

韩野思忖道:“我觉得莉莉那个脾气,想点办法找到嫂子再私底下挑衅,很有可能。”

“应该不会挑衅吧?”白起想了想说,“她还和我说想要过两天去医院看看她。感觉关系不错大概?”

“……你要陪去吗?”韩叶已经无语了。

“当然要啊。”

“呃……”韩野干笑着,“老大多吃点,这顿我请,想吃什么吃什么。别和我客气。”

可能是你最后一顿了,韩野心想。两个女人的明枪暗箭,那是杀人于无形的。

“不说那个了。”韩野拿出手机,“你看一下这个,要不要陪我一起去解决一下。你就在旁边看着,我也有安全感一些。”

白起接过手机嗤笑:“什么任务,还让你害怕不成?”

15.

确实是个让韩野担忧的任务,他要攻击的是是一个叫black swan的神秘组织。这个组织神秘是做什么的,至今都没有任何人知道。

而韩野要狙击的是black swan的一个分组长。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。

“喜欢在每个月月初的大半夜在恋语市东区漫无目的游荡?”白起眉头皱起来,“这什么奇奇怪怪的爱好?”

韩野叹气:“所以说,我上个月十五号之前每个晚上都去找了,也没找到他,我也很无语。反正今晚出来了,就顺便一起找找呗。”

“……这才是你把我叫出来的目的吧。”白起挑眉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“今晚能找到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在啊!”

韩野就喜欢白起这种看起来很自恋但实际上只是在说实话的性格。

……

黑夜上空,白起围着围巾在空中跳来跳去。而韩野在各个大街小巷里晃悠。

上空比地面更冷。白起缩了缩脖子,突然后悔了,这还不如睡沙发呢。

说实在的,白起有把握能找到那个人。是因为他的能力使他具有更广的视野。只要他出来了,白起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。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话说这种浪费时间的游击战任务交给韩野这种大大咧咧跳脱的人,副队怎么安排任务的。白起不悦地皱眉。

然而没等他查完三条街,韩野的声音就传来了。

“花圃街21号,刚刚进去二十四小时便利店。你快过来。”

不错,这次竟然比他快。白起就在不远处,他找了个无人的地方悄悄落下,打算跑过去。

一路顺风并没有让他放松警惕,他紧张地感觉依然没有消失。

16.

悠然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那个莉莉发来的照片发来的消息……越想越气,心乱如麻。她听到白起轻声关门出去的声音,更是气闷。但出乎意料的是,心烦意乱的情况下她竟然还越来越困,疲惫到只要闭上眼就能够睡着的地步。

她最后一丝理智挣扎着,让她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。可惜为时已晚,她慢慢地沉睡了过去。

她做梦了,好像是在一个阴暗的大仓库里,冰冷又恐怖。周围貌似有不少的人拿着枪刀走来走去,好像在巡逻。忽然白起冲了出来……谁知道白起背后忽然冲出一个男人,拿着刀朝白起捅去。悠然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,鲜血便洒落地上。她怔怔地站在原地,看着地上不知道是他还是坏人的血。

……一个很长的梦。她好像在梦里又沉睡了过去。

白起那边赶过去的时候,韩野正装做若无其事地站在街对面。那个人也正好在结账,很快就要出来了。

白起不紧不慢地跟在他后面。韩野则在对街跟着那个人同步率行走。韩野仗着隔着马路,不停地和白起闲话:“白哥是我的幸运星啊,你一来他就出现了。”

你一来他就出现了。

这句话像是针一样扎了一下白起的心,他一个激灵,像是抓住了什么头绪,又什么都没有抓住。他有些担心悠然了,一种没有任何征兆的担忧。

“速战速决。”白起落下四个字,脚步忽然加快。

周围的房屋没有问题,他在天上的时候没有看到伏兵,应该没有别的危险了。街上也是偶尔碰到行人,偶尔一个人都没有,符合冬天午夜街道的气氛。那到底是哪儿不对劲?

再往前面走一条路就有一个死胡同。白起的脑海里有这座城市的详细地图——这是多少次生死线上摸爬打滚回来记住的。

白起的脚步越来越快,韩野不明所以,却也紧张起来,找了个时机过了马路。

“假装不小心把他往胡同里撞。”白起的声音冰冷得一点儿情绪也没有。

就在同时,他飞快地冲过去把人往地上一摔,膝盖压住那人的腿。随身备着的匕首抵在那个人的喉咙上。

白起没有立马下手,韩野很惊讶。白起一向是手起刀落不带犹豫的。

“白哥……”韩野出声催促道。

白起眯着眼睛看着那人,那人没有尖叫没有意外,也只是直勾勾看着白起,他嘴角还有一丝怪异的笑。

“还不下手?你在害怕什么?”那个人眼里充满戏谑的笑,“没有埋伏,我只是个弃子罢了。”

弃子?白起心慌了起来,他似乎明白了。眼神一下子变得凶戾起来。冰凉的匕首贴在那个人的脸上,白起的声音听起来嘶哑得恐怖:“你们做了什么?”

那个人只是笑,笑得有些疯狂:“快动手吧哈哈哈,我死得值得。”

“说。”白起的刀尖轻轻刮过那个人的脸庞,留下鲜红的笔迹,“我有很多种办法,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“没听说第七队的会虐待俘虏啊。”那个人眼里满是嘲讽。

白起没有一丝犹豫断掉了他的小拇指。那个人的脸立马被痛苦扭曲,韩野见状及时蹲下捂住那个人的嘴,让他叫不出来。

“你们该不会蠢到去动我夫人了吧?嗯?”

韩野没见过白起这个样子,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那个千年以前战国时期的杀神将军一样,充满戾气,眼神里都是溢出来的杀气。

“谁给你们的胆子?”话音落下,他手起刀落又断掉了那人无名指。


韩野皱眉。他很累啊,又要看着这人不咬舌自尽,又要让他不叫出声。

“白队,我给副队们打电话,让他们把他带回去吧。”

白起冷冷地看他一眼,点头:“你别捂着他了。他要是敢咬舌自尽,过几天我就让他在乎的那些人一起来陪他。”

“至于是谁。家人?还是妻子、女朋友?情妇?或者是唯一一个女儿?”白起盯着他,“你要是死了,我会挖出那个让你心甘情愿成为弃子的人,再让你的死失去任何意义。”

那人再笑不出,只痛苦哆嗦着恶狠狠瞪着白起。

“你们到底干什么了,说!”

他被白起吼得一抖,或许是终于受不住白起那强大气场的压力,哆嗦道:“你、你现在回家,也许来、来得及。”

韩野打完电话交待完事情回来,就只看到白起身影一晃而过,连句交代都没有给他留下。地上的那人没有被绑住,贼兮兮地妄想站起来跑掉。韩野挑眉。

“啊呀,你想跑吗?”韩野露出不屑的笑,朝他膝盖窝一踹,那人砰地一声跪在地上。韩野心情也差极了,不耐烦地继续踹,“一惹就惹了队长,你们真是能闹事呢。闹完还想跑?那就让你体验一下我们队五星好评的服务吧。”

“你以为弃子是一个‘死’字就能解决的啊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不打架我都快忘了我的设定= =

评论(1)

热度(1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