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一怀

热圈爱好者

非我所愿(白起x你)(私设)


非官设/
杀手设定/
假婚/
双向暗恋/

反正我脑洞永远辣么大……

1.

“又是那个大明星么……”白起右手端着红酒,左手拿着银叉,无名指上的戒指低调又不失存在感。

“是啊。话说我这两天总是看到你老婆和他偷偷摸摸地跑出去玩啊。”坐在对面的男人心直口快道,“这生活嘛。要想过得去,头上总要有点绿是不是。”

白起不耐烦地瞥他一眼:“别多嘴。那些事情我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“你清楚啥?清楚青青草原到底有多绿?”

白起抓着银叉的手青筋暴起,噌的一下站起来,银叉已经指在那个男人脖子前几厘米。“闭嘴。”

男人瞳孔微缩,放在桌下的手颤抖。同桌的兄弟们都慌了起来。

白起又若无其事地坐好,叉了一块肉放嘴里。“这段时间,没有你们解决不了的就别找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可是白哥……”韩野挠挠头,“那个出重金要弄周棋洛的……”

“别理。”白起摇摇头,“他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“明白了!”只有韩野嘴里塞满食物嘟囔道,“都十一点了,白哥你要不先回去了吧,嫂子还在家里等着啊。”

对面的那个男人又不屑的冷笑一声,白起一道眼刀子甩过去,才装模作样老实坐好了。

白起看了眼表,头也没抬道:“你们不要太自以为是了。如果到现在你们连这点儿洞察力都没有,是要我送你们回去重修吗?”

没人接话。

白起擦擦嘴巴,起身离开,“我走了,没有太麻烦的事情,不要找我。”

韩野挥了挥手:“拜拜!”
其他人全部苦着一张脸。

“我们怎么知道什么事情才能去找他啊。”
“白队这段时间脾气太差了。”
“是不是家庭原因啊?”
“所以说我们这行不应该结婚啊!”
“那个女人也是贱。”

韩野轻叹一声,转过去和刚刚对面的男人勾肩搭背,笑道:“老四今天是打算当壮士啊!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——”

老四手攥成拳头,满脸通红,愤愤道:“不过是个女人而已。”

韩野眼里情绪不明:“是啊,一个女人……”

但却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啊。高中那些等待,这些人不清楚,韩野难道还不清楚吗?

“但这个女人对他而言,可不能用而已两字来形容的。”
她太重要了。



2.

家里一片漆黑,甚至冰冷……白起摁住客厅灯的开关。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向卧室。

卧室门轻轻掩着。推开,没人。

白起愣了一下,却没有失态太久,又马上换上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。

他躺在大床上,头埋在她的枕头上,像个变态一样深深地呼吸着,想吸进残余的所有余香。

今晚也没有回来?

他不敢去想太多,说到底他也根本没有资格去管。这个婚姻只是他们俩为了彼此利益出演的一场戏,所以她就算是真的躺在那个大明星怀里,他也无可奈何。

只是贪恋你还在我身边的气息。

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……

清晨,叫醒他的是清脆的女声。

“还睡呢,什么时候像个孩子这么贪睡了。”女孩儿调皮的笑清晰又真实,她戳着白起的俊朗的脸颊,笑道,“快快快,起床吃早饭了!”

一切就像是梦境。

他出任务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到她,这期间不断听到她和周棋洛的风言风语,他不信又不得不信。信了,又要劝自己接受这一切,劝自己看清自己的身份——不过是个搭档而已。

而现在,在他打算放开的时候,她又回来了。她又像魔法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搞什么玩意。白起有些闷气,腾地坐起来。满脸的不开心。

女孩儿笑得更开心了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怎么啦!两个月不见,你返老还童了不成?还有起床气啊?”

无可奈何。他拿这个他能用一切美好言语形容的女孩儿无可奈何。

“出去。”

“哈?”听着白起有些冷漠的语气,女孩愣了一下,“脾气怎么突然这么大……”

白起叹气:“我要换衣服……”

“哦哦哦哦!”女孩儿站起来捂着眼睛欢快地跑了出去,顺便带上了门。

关上门后,她褪去笑意,呆呆地看着这扇紧闭的门。一丝伤感不自觉显露在眼里。

她是知道的,为什么他忽然变成这样了。
她不知道的是,为什么明明自己做好了消失的准备,却看到他一个人到家失魂落魄的模样时,毫不犹豫地跑了回来。

“真是拿你没办法呢。学长大人。”她无可奈何地笑了。


3.

“早餐是简单的长寿面!”悠然拿来筷子。

白起迅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她的生日和今天的日期:“嗯?没人过生日啊,吃什么长寿面。”

“你生日你都不记得了吗!”悠然痛心疾首的样子。

白起夹着面的手停在半空,面还冒着腾腾热气。白雾向四周消散。

他、他生日?

“我生日是七月份吧!现在是冬天啊!”

悠然恶作剧得逞,似乎更开心了:“太好了,你还是记得自己生日的!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……”

悠然笑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啦,今天早上一时匆忙,又怕你醒了饿着,没买菜。家里只有鸡蛋和面条了啊——我可是很清楚地记得你告诉我你一月二十九号回来呢!”

她拿了陈醋出来,倒在碗里:“你要吗?加点醋好吃哦。”

白起摇摇头。他并不觉得醋好吃,各种意义上的醋都不好吃。还很难受。

“学长也真是过分,都结婚一年多了,这两个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现在好不容易回来,竟然连个菜都不知道买!搞得我还要编出你生日这样的笑话。”悠然仿若不满道。

白起辩解:“我昨天晚上十一点才回来的,来不及买菜。”

悠然挑眉:“嗯哼。那么晚回家还很有底气咯?”

白起愣住了,不是……说到底彻夜未归的那个人,是你吧?怎么现在像是审讯我?角色反掉了吧?所以说今天从醒来就感觉不对劲啊,难道这真的是梦?不对啊,这长寿面味道确实一般般,应该是悠然没错啊……

“那个,这两个月出的任务很累,我打算这段时间给自己休个假。所以,昨天晚上把这两个月的任务都交代完了,没意外的话,应该不会找我。昨晚很晚回来,是因为这个。”白起挣扎着,还是没骨气地解释了。

“嗯嗯,相信你。”悠然点点头。

白起继续挣扎,终于还是问了:“你昨晚怎么没回——”

“吃点醋吗?我觉得加进去好香啊。”悠然像是没听到他在说话一样,打断了话,拿起装醋的菜碟,作势要给白起倒醋。

“不不不不用了。”白起拦住。

他有些无奈地扶额。这人故意的吧,吃醋是在含沙射影吗?可是如果我的心意你都明白,那为什么还要把玩于股掌之间至今。起床的那股子闷气又涌了上来。

外面下着冰粒子,打在窗户上沙沙的声音。不大不小,刚好擦进人耳边,在心里划来划去,留下一道道猜疑的痕迹。

“昨晚加班。”她轻声说道。

“嗯?”白起走了神,没反应过来。

“昨、晚、加、班。”悠然收拾着碗筷,“真是的,虽然不是真正的夫妻。你到底有多不关心我啊,连我们公司最近被陷害的消息都不知道吗……重要资料被偷,我们连夜十个小时重新做好的。你要不要我卸了妆给你看黑眼圈?”

白起跟着她走进厨房,自然而然地接过碗筷:“那快去睡觉吧,我来洗。”

悠然怔住了,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洗着两个人的碗筷了。一种叫甜蜜的情绪在她眼底沉浮,但很快又被疑惑遮住。

那些风言风语传的难听,是她意料之中的。
白起会听到,也是她意料之中的。

但是,事到如今她说什么,他还是一点怀疑都没有,干脆利落地相信了她说的话。这种信任的感觉……她鼻子一酸……

但白起啊,我这次在骗你啊。


TBC/

评论(11)

热度(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