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一怀

热圈爱好者

【白起x你】超级喜欢这个警察先生

好久没有写了٩( 'ω' )و爱意使我膨胀

——————

1.
“老板,你快告诉我,你对学长到底什么态度。”韩野难得严肃,把我拉到一边去,气鼓鼓地盯着我。

我思忖着没有对白起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被他这样盯着,我也莫名来火:“什么什么态度,她们不是叫你别在办公时间和我说你的偶像吗?”

韩野一下子泄了气,支支吾吾了半天,沮丧道:“你这不清不楚的态度……怎么比得过人家警花啊?”

警花?什么警花?我皱眉。

韩野叉着腰,语气有些急:“算了算了算了,随你的便!我看那警花殷勤的样子,白哥还对她不理不睬的,我都心疼!我以后不站你这边了,我去帮警花去!”

韩野气冲冲地跑了出去。我好笑又好气地揉揉太阳穴。

顾梦寻声走来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我摇摇头:“可能,大姨妈来了。”

2.
白起最近好像很嫌弃韩野,每每韩野在他朋友圈下留言,白起要么不回,要么两个字——碍事。

这段日子,韩野整个人都萎了。

刚刚忙完手头的策划案,我一时无事可做,盯着韩野发呆。他心思显然不在工作上,一会儿手机给谁发着消息,一会儿用笔不停戳纸,好像在泄愤。

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来大姨妈了吧。我想着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算了算了,问问白起。怎么说韩野也是在我这儿工作,总不能放任他影响工作。

【你和韩野吵架了?】

我点击发送,心里有一种叫八卦的欲火在燃烧。学长几乎是秒回。

【没有。怎么了?】

我撑着下巴,暗叹:这年头还有谁能比白起在韩野心里的分量更大?难道是恋爱了?

还没等我想个明白,白起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。

【不过,如果他最近说什么奇怪的话,不用理。】

奇怪的话?我的思绪立马回到前几天韩野对我说那些话的时候——看来白起还是知道什么的!我编辑消息,小心试探起来。

【……譬如说,什么警花之类的?】

远在警局的白队看到这句话,差点被泡面呛到。飞快地回复道。

【……他和你说了什么?】

我仿佛脑补出来韩野被揍的样子。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。

【没什么啦,我没听懂他在说什么。】

白起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,回了一个ok的手势表情。

【你工作完了?还有心情管他?】

白起又发了一条消息。

【嗯嗯。但是晚上华锐还有一场晚宴,里面都是些大人物呐,李总大发慈悲给我发了张请柬,我下午要回家取东西再过去。】

【那下午呢?】

下午?好像没有事情了吧。哦不对,答应了周棋洛陪他去吃烧烤来着。晚宴上我肯定不能吃多少,所以索性答应了陪他去吃一顿烧烤。

【嗯……下午要和朋友去吃烧烤。】

这次白起没有秒回了,我无聊地盯着手机,又盯着韩野,过了几分钟,他才回了一句。

【你真忙……】

感受到屏幕那端他的无奈,我没忍住笑出声。

3.

我按着周棋洛给的地址,绕来绕去,总算是绕进了一个小巷子里,再从小巷子里找到一个昏暗的楼梯。看着有些黑的楼道,我心忐忑一时犹豫着上不上去。

“应该没有错吧……”我喃喃自语。

“薯片小姐!”

就在我刚打算离开重新走一遍的时候,一只手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
“啊!”我低叫出声。

只见周棋洛带着口罩脑子,隐在黑暗之中。拉下口罩对我做一个噤声的表情,灿烂一笑。

“别怕,跟着我。”

我小心翼翼地和他走上了二楼。二楼明亮了许多,还没有走进门口,就闻到了肉香。我听见周棋洛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,我笑了起来。周棋洛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,谁知我还没笑完,肚子也叫了起来……两个人尴尬地对视一眼,便同时笑了起来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好吃的地方啊?”我一边用生菜包住五花肉,一边问周棋洛。

周棋洛嘴里塞满了肉,含糊不清道:“我本来就喜欢吃,经纪人还不许我吃。我也是有叛逆期的!”

“你都22了,还叛逆期呢!”我笑了起来。和周棋洛呆在一块儿,总是身心轻松。

周棋洛狡黠地眨眨眼睛,心满意足地砸吧嘴巴。问:“你等会儿打算去哪儿?”

“我……”我疯狂地夹着剩下的肉,说,“我等会儿回家换衣服,再去一趟华锐。”

周棋洛微不可见的皱眉,有点不乐意:“去华锐干嘛?”

“有一场晚宴啦,有很多大佬。这请柬,很难弄到的!”我笑了起来,“也不知道李泽言怎么大发慈悲给我了!”

“哎好吧。”周棋洛摸着肚子,“放肆完这一顿,接下来又要痛苦一段日子……我让我助理送你回去吧。”

我摇头:“不用了,安娜姐等会儿来接我。她也要去。”

周棋洛没强求,说:“那你吃饱了吗?”

我失笑:“我们俩吃了多少,怎么可能没饱——”

他笑着,眼里像是揉进了星星一样璀璨。站起来朝你伸出手:“那亲爱的薯片小姐,我们可以踏上回家的归途了吗!”

我抬手拍了下他的爪子,顺着他拉的力站起来:“走啦走啦!”

周棋洛笑得贼兮兮的,凑到你耳边悄悄说:“如果我今晚的行程能推掉,我就找经纪人要华锐今晚晚宴的请柬!不要答应别人的邀舞!记住!”

有时候周棋洛就是像个孩子一样,此时也笑的一脸孩子气。我感觉自己像个姐姐一样,安抚着:“好好好,我等你来。”

我们俩酒足饭饱,有说有笑地走到楼下,却没看到安娜的车,我正纳闷,一转头倒是看见了……

4.

“学长!”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摩托车和车上的男人。

周棋洛瞥了一眼白起,没说什么。侧脸对我笑道:“记得答应我的事!薯片小姐!我先走啦!”

“嗯嗯!”我对着周棋洛挥挥手。

白起没有说话,只给我扔了一个头盔过来。

我讪讪地戴着坐到车上。轻轻抓住他腰间的衣服……

只是和周棋洛吃个火锅,为什么被他撞见了有一种负罪感……

感觉气氛尴尬,我想到不知所踪的安娜,鼓起勇气问白起:“安娜姐呢?”

他的车一如既往地随风自由飚……也不知道他听得清我说了什么吗……

没有回答。

他是在生气吗?是在生气吧,绝对在生气吧?可是他在生什么气啊!

我的好心情也随之湮灭,闷闷不乐起来。

几分钟就到了我家楼下,我跳下车,犹豫着要不要说谢谢,可是又怕看到他像李泽言那样冷着一张脸。

“她堵车了,所以我让她直接来你家,等会她应该就到了。”白起的声音听不出喜怒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我挤出笑,装作不在意地说,“刚刚那个是周棋洛,大明星,你知道吧?”

白起扯了扯嘴角,算是给了个笑:“怎么可能不知道?”

“也是哦哈哈哈……那个,去我家坐坐吧。你今天下午没事吗?”我问。

白起点点头,一路无语跟着我到了我家。我本来还担心他会不会直接抱着我把我从窗户里扔进去……

“刚刚吃烧烤的地方是周棋洛找到的,我也是第一次去欸,真的好好吃。下次我带你去体验一下!”我煞有介事地对他说道,满脸都写着——不要介意了不要介意了不要介意了……

白起愣了愣,点头。

这下应该气消了?我给他倒了杯水,心想着。可惜他脸上并没有把情绪写出来。

“那个……那我先去换一下礼服,桌上的东西你随意吃!”

“好。”

关上卧室的门后,我松了一口气。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,他是在生气?吃醋?我是不是太自恋了?我脸越来越热,用手拍了拍脸——清醒过来清醒过来,他可是牛逼的白起学长啊。

晚礼服挑了一件我最喜欢的纯白色丝绸质长裙,后面的尾摆是轻薄纱质的,微微垂到脚踝。再戴上平时不会戴的耳环和项链。不知道一会走出去,学长会是什么表情呢?

想着,我忍不住有些期待起来。

客厅里的白起并没有吃什么东西,发呆地看着茶几。

我蹑手蹑脚地走出来,我猜样子一定很滑稽。

白起听到声响转头看向我,愣住了。

“好看。”

我没想到钢铁直男会有主动夸我好看的一天。果然,话刚落下,他的脸就已经红了。之前的不悦顿时烟飞云散。

“你要这样去华锐吗?”他又忽然问。

我点点头。

他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嘴角勾起来,笑得有点无奈。

“好吧,今晚玩的开心,早点回家。”白起站了起来,“我先走了,安娜应该快到了。”

“嗯,谢谢你送我回来。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有些舍不得,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挽留。

“没事。”他声音远远地传来。

我一屁股坐在他刚刚坐的地方,也发起了呆。

男人的心思你别猜,猜来猜去你也猜不出来。

5.

华锐的排场不用多说,富丽堂皇四字足已。虽然我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看到这么多明星和业界大腕,我感觉我腿都软了……

安娜姐牵着我的手也有些冒汗。我们俩对视一眼,都露出苦笑。这排场,真的忒大了。

周棋洛呢?我环视四周,并没有看到他。打开手机,才发现他发了一条信息。

【对不起啊薯片小姐……杨导临时赶戏。你好好玩吧,把我那份也玩了!】

我失笑,这种情况对周棋洛而言竟然只是“玩?”。我可不敢玩。李泽言也没有出来,这儿我认识的人真的太少了。幸好安娜姐认识的人不少,我们俩勉强四处周旋,不至于太过落单。

“这儿有这么多青年才俊,你今天穿的这么仙,指不定有人排着队请你跳舞。你可悠着点。”安娜姐半打趣地和我说,“小心李总吃醋把你又轰出去了哈哈哈。”

我一脸黑线。李泽言吃醋?我脑补了一下他那张扑克脸吃醋的样子,差点笑出声来。“你别乱讲了,这儿这么多娱乐圈的花旦,哪儿轮得到我。”

安娜莞尔一笑,站到我面前用手托着下巴,一双凤眼真的细细打量了起来。我被她瞅得头皮发麻。

“别看了别看了,我们俩像个傻子。”我轻拍她一笑。

她笑道:“看了半天也没觉得你比那些花旦差啊。不错,我觉得我们公司可以给你包装一下‘美女制作人’这种人设,给公司宣传同时帮你出道!”

“噗别闹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一个声音冷不丁地从我身后响起。

“就她这样?公司的事儿都应接不暇了,还能出道?”

李……泽……言……

这真的是头都不用回也知道是你。

深呼吸,淡定。我作为华锐投资的公司老板,一定已经锻炼出强大的心脏和变脸能力。我默数三秒钟,回头看向他的时候已经换成挑不出刺的淡笑。

“李总晚上好啊!”

“晚上好。”李泽言心情好像很好,嘴边竟然也有一丝浅笑,“今晚,好好狩猎,别让我失望。”

他声音轻轻的,像羽毛刮过我的耳朵。我一愣,他却径直走开了。

“狩猎?”我看向安娜姐。

安娜挑眉一笑:“嗯,咱们这个投资方真是为咱们公司费尽了心思,这种超上流的晚会还能给我们留两张请柬。”

也是为了华锐好吧,毕竟给我们投了那么多钱。我心想着。

“那你要去狩猎了吗?小美女?”安娜姐戏谑地问。

我瞋她一眼:“不要再打趣我了!在这种地方,我的狩猎能力绝对没你强……”

安娜不置可否一笑,转身就是向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敬酒:“叶总!好久不见啊?”

我怔在原地。她这是抛弃我了的意思?周围走过好几个结伴的人,我忽而感到自己的窘迫。

环视四周,想挤进一些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人群中去,说不定能找到共同话题。

这时一个略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。

6.

“我还以为你是作为他的舞伴过来的。结果竟然把自己处于这么尴尬的境地,不如别来。”

白起戴着黑色半脸面具,穿着黑色西服,打扮得一丝不苟。如果不是他的声音,我差点就没认出来。和刚刚那一刻落寞形成强烈反差,他出现得及时,以至于我一瞬间想扑过去抱住他。

“白总!好久不见啊?”我心情飘飘然起来。也不想问他怎么进来的,总之他在我面前,这是最重要的!

白起笑了起来:“下午才见的。”

我撇撇嘴:“你不配合我一下吗?”

钢琴家恰到好处地开始弹奏舞曲,不一会儿舞池中央多了一对对男才女貌的舞者。也不乏像白起这样戴着面具的——某些娱乐圈的人碍于身份伙某种特殊原因所以戴着面具。李泽言在不远处也朝我这儿看了好几眼,估计在想我面前这个人是谁吧。我听着乐声,心里有恶作剧的欲望。

“学长,我们跳舞去吗?”

“啊?”他愣住了,不可思议地瞪着我。

看他这幅模样,我更是忍不住笑起来。我也想不到每天打拳击开摩托玩枪的男人跳舞会是什么模样。

“你想跳舞?”他回过神来问。

“嗯?”我点点头,伸出手,“这位先生,请问您愿意做我的舞伴吗?”

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看他如此为难,我也不打算逗他了,正欲收手,我的手却被人用力的握住了。

白起拉住我朝一个方向走去:“我们去别的地方跳。”

7.

被他一路牵着走的感觉真好,什么都不用我去想。不管李泽言发现我不见了会怎样生气,不管我和安娜来这个晚会的目的,不想去管那些工作。只想和他这样走着……等,等一下……刚才浪漫的小情绪还没能在我心里长大,就被一个更可怕的想法代替了……

他打算带我逃出去吗?

如果我没有猜错,等会儿要是有一阵风,他估计就得带着我从角落里几乎没人的窗户跳出去了?

想到这儿我的心狂跳起来。

这可是十二楼啊……

我的心跳还没有一点缓冲,白起就真的抱起我顺着一阵风从窗户那里跳了出去。

我正想叫出来,却发现他很有先见之明地捂住了我的嘴巴。

周围的风在我耳边呼啸,失重的感觉可怕得让我想落泪。我不得不紧紧贴着眼前温暖的胸膛,紧紧抱住他的腰。

恍惚间感觉自己听到他轻笑的声音。
他不会是故意的吧。我愤愤地想。

终于停下来了!

我都不想摸自己的头发变成了什么鬼样,而这周围我也完全不知道是哪儿。只知道,和星星很近。在城市我竟然可以看到这么多璀璨的星星!

所以我这是到了多高的天台啊!

这次浪漫的想法还没有萌芽,就被更可怕的想法扼杀在了摇篮里。

果然和直男一起浪漫都是不存在的。泪奔。

白起摘下面具,看着我炸毛的头发,心情很好的样子。然后温柔地给我顺起了毛。拿惯刀枪的他,这一刻手有些颤抖。

我微微惊讶,看着他满眼温柔,不由心也柔软了下去。

“这里的星星好美。”我笑道。

白起笑而不语。

“所以,我们在这儿跳舞吗?”

白起手一僵,不自然地咳嗽:“咳,这儿是104层高楼。你确定吗?”

一百零四?!我又感觉自己腿发软,忽然庆幸现在是黑夜……

“学长,你故意的吗。”

“咳,没有啊。”

“你果然不会跳舞吧。”

“我要会跳舞干什么?”白起抬手把他刚刚顺好的头发又揉乱,“我只要能保护想要守护的人,就好了。”

我心跳在那一瞬间又加速,不知道是因为他刚刚的话,还是恐惧。

白起的眼神坚定又温柔,我强忍住紧张,踮起脚,跳起来使劲在他头上揉了一下。

他愣了一下,失笑:“你直说啊。这上面还是很危险的别跳来跳去。”
说完,白起然后乖乖地弯下腰低下头。

看着他一米八的个儿在我面前低下头乖巧的样子,我感觉自己心都化了。

突然感觉自己好喜欢你啊学长……

借着刚刚晚会上的酒劲,我干脆一股子劲伸手绕住他的脖子。头深深埋在他颈间。

白起身子一僵。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还是害怕?那我带你下去了?”

我轻轻摇头,有些难为情地小声道:“我突然觉得……”

“嗯?”他顺着我的姿势半抱着我。

“我好喜欢你啊。”总算说出来了,我刚松了一口气,半天没听到他回音,心又提了起来。

白起的脸红得像虾一样,然后便是难以抑制的笑意,但他还是控制着自己故作不悦道:“这种话以后让我来说。”

“可是你这么久都没说过……”我不满地娇嗔道。

要是你早说了,我就不会憋不住开口了。我撇撇嘴,谁让你这么害羞的。

他苦笑:“好吧,我的锅。”

“就是你的锅!”

“好好好是我的锅。”白起抱着我的手越来越紧,“我希望李泽言能把时间永远暂停到这一刻。”

“这种时刻为什么要提别的男人啊!”我哭笑不得,这个人简直直男得可爱,还提的是我刚刚逃掉的晚会的主人……我假装生气学网上说的那样捶了一下他胸口。

他抓住我的手亲了一口没有放开。

“我觉得今天头顶上的星星肯定很甜。”我指着头上的星星,我张开手,感觉自己快要抓住那些明亮的眼睛,却始终遥不可及。

白起看着我踮脚伸手抓来抓去的傻样挑眉:“原来每个女人都有一个摘星星的梦是真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
天冷了,要暖暖。(⃔ *`꒳´ * )⃕↝

评论

热度(126)